慈姑

今天過年心情特別興奮,主要原因是不用上班,一個多月前就準備了菜單及計劃要做的事。其中一項就是種慈菇。

第一次看到慈姑是好多年前去五舅家拜年,看到舅媽在客廳小桌上擺上一盆精緻的慈姑。幾棵已經開始發芽的慈姑,綠綠的葉,讓整個客廳填了不少綠意。舅媽就說她是在巴剎買的,買回來時還沒發芽,需要慢慢的等。

我相當遲才發現巴剎的慈姑,當時已經進入二月了,離春節大概三週左右。我買了六顆,決定回家試試看。

近來相當依賴谷歌,種植慈姑也不例外。在網上找到了一些博客的分享,發現原來要種慈菇需要把慈菇浸泡在水裡,而且要天天換水。我找了一個熟料盒,把六顆慈菇全浸在裡頭。



我運氣還不錯,六顆慈菇最後全都發芽了。所以我再繼續我的實驗。選了一顆長得最好的種在泥土裡,另外的三顆在水裡(最早發芽的三顆)。上圖是最後發芽的兩顆。這兩顆讓我等了好久,最後想到也許可以種在好看的魚缸裡,所以就去魚店買了一個圓形的。就這樣六顆慈菇總算都“落腳”了。

看看過了一個多月的慈菇,棵棵都那麼大。接下來會怎麼樣,要怎打理,我也不要清楚,就一邊種著一邊看著吧!(:

Advertisements

2015年——元宵节

2015年已过了六十天,我却还迟迟没有下笔。自从辞职后,一直在忙着生活,每天忙不同的事。少了一份压力和忧虑,多了一份清闲。还好没有涂写,却还有拍照的习惯,至少把那刹那记下来了。

Last day at work with Eileen

Eileen Chong,可爱的学生部前台小妹,总是热情满满,笑脸迎人。前几年多亏有她帮忙,海外社区服务活动才能顺利完成。*感恩*

回顾去年(虽然只是两个月前的事),也发生了不少事。但至少一切算是圆满结束了。只是前两周发生了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。离职后,我答应了两位朋友带队出国,都是应学校假期才工作的,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安排不错。但是,有没有工作,还得看朋友们是否拿下合约,所以这是一份与时间约会的差事。

一月初,Ray说我以前的学校在找带队的旅游代理商,所以问我可否代他去学校出席竞标简报会议。我虽然是答应带队,但是要代他出席会议好像不太妥当,所以就推辞了。后来,Ray私下和我讨论了筹划细节、再和校方沟通后,决定退出竞标。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。

既然Ray那里已放弃竞标,我就通知另一位朋友TJ说可以帮他。TJ很开心,因为有我在他就不愁到处找人带队。所以事情就这样说定了。怎么知道,过年前一周,TJ发来简讯说他去见了负责筹划海外社区服务的MO,MO告诉他校方不要我带队。她提出的理由是:she was once SOTA staff, if she tag along, other teachers may not feel comfortable. 我当时看了简讯,觉得非常可笑。这是什么歪理由嘛!MO还说,上个月在Ray呈交的建议书中看到我的名字,对方称我为“my associate”,就认定我是Ray的雇员。TJ尝试解释,后来也放弃了。这种小人的作为,真的不可理喻。我问心无愧,没有做错什么事,更没有亏欠任何人。只因过去我是那里的教员,(而且曾是总负责人)为由而不愿我带队?

坦白说,除了不可理喻和可笑外,不去也不见得是件坏事。我去年买了单程机票回槟城,如果不用带队,那我就可以在那里呆久一点。所以,这件事也就算了。都已经放下了,也离开了,就不要再回头了。

p/s: 这稿实在是隔着太久了,间中一直在忙其他的。接下来一定要努力把其他的写出来。

告别

吃饱饭后,一个人骑着脚踏车,在乌鲁班丹河边上下骑着。空气中弥漫着重重的湿气,路边的街灯上一群飞蛾绕着灯飞转,偶尔还有闪电划过天边。迎着风,我飞快地骑着,让冷风贴着我的脸。

原本打算去年辞职的,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。这一呆就是一年。间中也动过提早离开的念头,但是后来还是留下来了。三月MS召来我和Dee,说他已经辞职,过两周就离开的消息。我当场按耐不住,泪水破眶而出,不能自己。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很失态,但是那一哭也决定了今天的离开。

我找不到让自己留下来的理由了。人事物,一切都在迅速变化中。有同事说:就一天过一天吧,何必想那么多?我不能苟同。也许我还没修炼成仙,未能达到像对方那种“视而不见,视而不想”的境界,所以我觉得痛苦。眼睁睁看着和同伴们成立的一切,就这样毁在一群人手中,真的很不甘愿。留下来的这一年,我们努力尝试着挽救、妥协,但是能做的其实不多,因为改变已经开始了。Cyn说我们应该学习放下,没有所谓的我们的他们的。既然我们曾经努力付出过,也看到成果,学生也给予正面的反馈,一切已经足够,没有什么放不下的。她说的没错。唯有放下,再放下。

记得珮萱的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:Life is not about waiting for the storm to pass, it’s about learning to dance in the rain. 时间会让一切过去,但更重要的是在艺术学院工作的这五年里,我确实成长了DSCF8037许多,也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这些都是值得的。

回顾这五年(不要只看今年),还真的舍不得(难得一所全国唯一的艺术学院),还有那一点点的可惜(日后在那里学习的学生们)。挥挥衣袖,我留下的是:祝福。

卅五的疯狂

Tern Verge P18

去年应着身边朋友的自行车热,自己也跟着买了一辆折叠式自行车(Tern Verge P18)。这辆自行车除了能折叠,当然选择它主要原因是它是一辆飞快的自行车。

开始时还真的热,买后不久我和CP老是争着骑。后来呢?他骑比较多,但是因为这自行车不能“负荷”他的体重,只好“弃车”,从此自行车归我所属。*嘿嘿*Ride for Rainbow 2013

新加坡国庆日前夕,友人说她会去参加一项公益骑行,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。我当时想:好呀,可以和大伙儿一起骑行,又能做公益,何乐而不为呢?就这样一口答应了。后来上了官方网站了解详情后,才知道自己这次参与的骑行非一般骑行呀。一百公里有多远呢?当下听到时是一时之间不能想象的距离。新加坡面积714.3平方公里,从东到西49公里,从南到北25公里,全岛海岸线为193公里。看了这些资料,应该不会太远吧。就这样抱着极度乐观、积极的态度,继续每日忙碌的生活。

20130906_110103

除了平时休闲的骑行之外,九月学校假期几乎每天到东海岸骑行。把车子停放在福特路,然后沿着海岸一路骑行到樟宜村,再骑回福特路,全程来回大约43公里。

2013-09-14 11.38.07

早上六点半摸黑骑行的感觉很好,四周的一切还未苏醒,一切平静又安祥。虽然天还没亮,但停车场早已停放着不少车子,看来有人比我还早抵达东海岸呐。清晨早起到东海岸去骑行,除了能享受清新空气,还有机会看到和自己一样早起的人儿在晨运、倾听鸟鸣,当然令我最开心的不外是迎接日出。赶在早上七点前赶到樟宜军用码头那里的停车场,就有机会等待日出,看日出,再出发。能天天以期待与微笑迎接新的一天,不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吗?(:

2013-09-22 07.12.43

话说回头,其实公益骑行的路程那么遥远,绝对需要持续的锻炼,但是我和那班教书匠朋友都没有什么时间训练,结果大家平时各自骑行,所以也不能算不上什么锻炼。在东海岸来回骑行数回只是训练了耐力,但是那里道路平坦,虽然四十多公里骑行后会累,但是没有陡坡上下骑的累。这一切到了十月五日凌晨就成了噩梦。一百公里的骑行,其中40%的路程都是陡坡,其坡度大小不一,所以很多时候是自己坐在自行车上,在路上,挣扎。双脚很酸疼,双手有时候会麻痹,屁股也很疼,更重要的是那&^%$#@的陡坡怎么没完没了的??在国立大学外金文泰路那里的陡坡最糟糕,在上高速公路天桥时非常的吃力;在三芭旺万礼路那里,眼瞪着前方,看着那像散开的布条般的道路,绵延至不见尽头的,我暗地里咒骂自己自讨苦吃,三更半夜怎么还在路上骑行?!不管再怎么骂,还是得要紧牙根骑完这一百公里,所以只好开始和自己说话。在骑行时,朋友们早已弃我在后,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离我多远。反正这并不是什么比赛的,干嘛要急着赶路呢?所以我说服自己慢慢地骑,累了就放慢脚步。顺风及下坡时就抓紧时机,让自己飞快地顺着那冲力往前飞行,这时候就可以乘机休息喘气;上陡坡时就告诉自己这是路程的一部分,就像人生一样,there won’t be always a downside. 记得以前和自己跑步的朋友常说的一句话:上坡固然辛苦,但是紧接着的就是下坡了。路不会永远是平坦的,但是也不会永远是崎岖的。那天凌晨这句一直在我脑海中出现,我告诉自己:我一定做得到!

六个小时过去了,我终于完成了一百公里骑行。那感觉真的很棒!回到集中会场,看到朋友们已经抵达,真的很开心。虽然很累,双脚感觉麻麻酸酸的,但是那完成使命的满足感却胜于一切。

后记:那天回到家,一放下包包,洗澡、换了衣服,一头栽在床上,就KO了。

潮州蒸鱼

与maomee分享!(:

 Image

Recipe for fish 潮州蒸鱼(酸甜):

材料 –
– 鱼 (any size, can be sliced or the entire fish)
– 酸菜 pickles(罐头的就好)或咸菜(罐头的也行)【适量】,
– 咸水梅(salted plum)【1颗,可以涂在鱼身上,剩下的可以塞进鱼的嘴里】、
– 红番茄tomato【1个,如果喜欢吃可以多加】、
– 老姜(切丝,放在鱼上面)、
– 包菜/白菜(垫底,会增添酱汁的甜味)、
– 酱青【少许】、
– 麻油【少许,在蒸熟后才淋在鱼上面】、
– 水(少量,大概2-3大匙)

做法:
1. 把准备好的材料,摆好在蒸盘上(一般上包菜/白菜可以垫底,鱼在上面。如果不要,也可以将才切块,鱼在中间,菜在两旁。)在鱼上淋上2汤匙的酱青。
2. 准备好有盖的锅,准备蒸鱼。火候要大,把准备好的鱼放在锅内,上盖,用大火蒸8-10分钟。鱼大小、锅具的不同,蒸鱼时间有异,所以建议打开锅盖,用筷子拨看鱼肚是否已熟。如果未熟,继续上盖,再蒸。
3. 一般上鱼蒸熟了,味道很香。是时候关火,上菜了。这时可以淋上些许的麻油,增添香味。

放下


Image
前几天在脸书看到了P又去like wy的照片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我很好奇: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扯在一起呢?一个是我中学的同学,另一个是大学的男友+前夫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点击了他的名字,进入了他的网页。接踵而来的“发现”并不是我想看到的。原来他目前人在新加坡,(应该)是结婚了,目前另一半正怀胎。脸书页面上个人讯息不多,但足够让我不想再继续“探索”下去。心情像翻瓶倒醋,掺杂难受。为什么会有这么复杂的情感呢?当时坐在电脑前面,什么也怎么也想不清楚,更是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

仓促关掉电脑后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我需要,冷静思考。
开始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的。那是早在1997年大学的事情了,从相识、相恋到签字,前后五年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当年24岁的我,觉得外头的世界那么大,心还没定下来。2000年刚开始在K城工作,不到一年全球经济衰退,在网络公司工作的我只好停职。当时正巧新航在招聘空姐,我就应征去,结果被录取了。我们因此结婚。他认为签了字,一切就会定下来。后来友人问为什么我当时会答应下嫁?我想当时也没有想太多,能和自己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不是一件好事吗?问题就出在我得南下到星城工作,而他会继续在K城。一直以来我对相隔两地的感情没有太大的信心,虽然星城与K城距离不远,但是每周、每个月还要舟车飞行的,我真的没有那力气。他不时有机会到星城来公干,我们都会在一起。只是慢慢地我发现到两人的关系已疏远了,话题也不多。我飞行的工作只维持了一年,但是这一年我成长了许多,也决定在星城落脚。他不肯。两人的理想开始冒出头来,往不同的方向伸展。有交叉的机会吗?应该说已交叉过了,以后再交叉的机率不大。就这样我们分手了。

这是我的记忆库的存档。我相信他有他的版本。以前我还天真的希望我们有一天可以做下来进行记忆存档对比。随着年龄增长,越是觉得自己这年头实在天真得可笑。自己就这样折腾了数天后,反思的结果是:我知道自己暗地里不希望他过得好,尤其在感情生活,我并不是真心的祝福他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evil thoughts呢?基本上我还是怪他,怪他(也怪自己)当初结婚,然后相隔两地,最后分手收场。时隔多年,没想到自己在这虚拟空间里竟然发现心里深处还有那些许的放不下,真的无奈。为什么那么执着呢?唉……

其实,往另一方面想,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,我今天也不会在这里,也不会那么积极向上,更不会有今天的成就。我后悔吗?没有,只是觉得可惜。一直以来,物质的追求并不在我生命的清单里。记得大学那些年,同屋曾取笑我,说我这是自命清高。我想正确的说法应该是:人各有志。我追求的不是物质,更不是数目,这点我很清楚。如果对方的人生目标是这些,那我想两人很难继续一起走下去。

缘分,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。能相遇,本来就很是很神奇的一件事。相遇、相处后觉得不能继续下去,分手不见得是坏事。缘尽了,就不应该牵强,不是吗?近乎十三年后的今天说这样的话,意义深远呀~ 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活过百年时的,快化石了。

昨晚又坐在电脑前面,把脸书的个人隐私及保安重调了一番,决定“隐居”。脸书这东西就是一个小世界,里头什么人都有,善用的话当然可以获得好处;不懂得善用的话,就会招来是非。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好奇,手指反应太快,就这样一点击、一搜寻,不能招架的真相全都抖出来了。最终苦的是自己。

拿起放下,是一门修不完的学问。

 

小雨儿几岁了?

已经下了两天的雨。在这一月份下起滂沱大雨,后续着绵绵细雨都是不常见的。天气也转凉了,晚上不用开风扇,窗边的冷风习习,还得盖被穿袜子呢。

今天课程筹办单位规定李萍老师得提早下课,所以我四点多就回到家了。改了几份作文后,决定收拾一下家里,做一些其他的,才回到作文去。文件夹了找到了一本旧日记本,第一页记着“2007年4月12日”。那可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原来是一篇记载着找到小雨儿的文章。以下就把文章给打出来:

救了一直可爱的小猫。带它回家。我让它住在一个纸盒里。它视乎很喜欢躲在被子里(其实是一件毛巾),小小身子黑灰色的,大大的眼睛,小巧的耳朵,短短的尾巴。一个晚上就一直喵喵叫,只喝了几口牛奶。是喝吗?应该是添吧。小嘴巴好像什么都不吃,大概还想念妈妈的奶。它的妈妈呢?谁那么粗心把它给遗弃了。

今早它又吵了。R带它到楼下去。它叫得更大声了。我猜想住在四五楼的人肯定也听见了它的叫声。我在厨房竖起耳朵,一边洗碗一边盘算要不要收留它。最后,我还是开门冲下楼去找它。

终于在租屋楼梯口靠近邮箱旁的草丛中找到了它。
我轻轻呼唤它。它看了我一眼,慢慢地从草丛中走出来。
我将它紧抱在怀中,轻轻地抚摸它的身子,带它回家去。
它就是little jedi。Image

后来也不知怎样的就把名字改成 Rainrain了。

算一算,看来小雨儿今年也快六岁了。啊,时间过得真快呀!